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金博洋: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

时间:04-08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103

金博洋: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

“This 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beautiful. This 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new(这是一个美丽的开始,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)。”随着Ed Sheeran《This》的歌声,金博洋连续两次摔倒在琦玉超级体育馆的冰面上……当129.18分的分数出现在现场大屏幕上时,他看向坐在身边的教练Brian Orser,两人不约而同对视了一下,都无奈地耸了耸肩膀。比赛现场这个富含美好寓意的自由滑节目是Orser团队和金博洋一起打造的,金博洋介绍: “讲述了在新的阶段,在短时间内如何去适应新的团队、新的环境、新的训练思路,如何去跟教练更好地磨合。我希望能将自己到达加拿大之后的这段经历通过这套节目展现出来,”“来到多伦多对于博洋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,我相信这也会是个美丽的开始,”从2022年10月来到多伦多,到今年2月初第一次站上四大洲比赛的赛场,Orser称金博洋适应新环境和训练方案的速度,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想。“他学习能力很强,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,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在之前取得那些成就。而他来到多伦多,说明他希望更进一步,变成一个更好的金博洋。我们还需要时间,但我很兴奋的期待着和他一起迎接这一天的到来。”显然,短短5个月的时间,距离“更好的金博洋”还有很远的距离。他最终以204.22分的总分,排在第22名结束了2023年世锦赛之旅和这个短暂的赛季。这是他从2016年转入成年组以来,第二低的国际比赛总分,最低的那次是在上一次的世锦赛上,也是排在了22位。世锦赛,本来是金博洋转入成年组后的制高点。2016年世锦赛上,19岁的他第一次站上世锦赛的赛场,成为中国第一位站上世锦赛领奖台的男单运动员,此后他又在2017年世锦赛上实现蝉联。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勾手四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的选手,也是第一个在两套节目中完成6个四周跳的选手,“四周跳”俨然成为这个中国男孩的代名词。两届奥运会冠军羽生结弦曾经在采访中谈到金博洋,“如果说四周跳的话,毫无疑问大家是在他(金博洋)的带领下到达了现在的高度。因为他能稳定地完成勾手四周,并且能够干净地完成包含勾手四周的节目,大家才开始想‘原来勾手四周也是可以跳出来的啊’、‘人原来是能完成勾手四周的啊’。所以从这个角度上,他是开拓了这个时代的运动员,是他开创了‘多种类四周跳’时代。”然后“江山代有人才出”,四周跳从平昌奥运周期开始变成男单运动员的“标配”,勾手四周仍然是金博洋的标志,但却不再是他的独家。这让金博洋开始有了紧迫感,“以前训练滑着滑着,就会光想着跳怎么成了。教练也一直在提醒我注意表演和滑行,我想随着难度的稳定,我自己的想法也在转变,会更加加强滑行表演方面的训练。”特别是在2019年世锦赛后,金博洋开始更加意识到改变的重要性。“现在男自单人滑对于运动员的要求越来越高,除了跳跃,你还需要你有表演、衔接,有好的滑行技术,这是我接下来要在训练中加强的方面,我想要成为一个更全面的运动员。”改变发生了,却不是金博洋想象中的剧本。新冠大流行导致全世界范围内的比赛取消,接下来是无休无止的封闭训练……2021年世锦赛上,他在短节目和自由滑当中都出现多次失误,最终名列第22位。资料图“很长时间里我都不想再去回想那场比赛,我只记得滑完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,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僵硬,我做不出来自己平时能够完成的技术动作。”最困难的时候,金博洋每天都睡不着,从晚上10点到凌晨4点多,一闭眼全都是自己失误的画面, “那一段时期,我觉得白天没有精力,晚上也睡不着,训练的时候也投入不进去,我觉得自己心里的那一关过不去。”但金博洋明白焦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能够战胜困难的只有努力训练,和平昌的周期相比,金博洋的的训练量在北京冬奥赛季基本上是两倍的增长。“在失败的时候一定要坚持自己,再挺一下再挺一下,挺到最后,总会有一丝光为你打开的。”2022年2月9日,2022年冬奥会男单自由滑比赛,#金博洋战胜了金博洋# 成为属于他的热搜词条。第9名的成绩,可能和当初的目标相去甚远,但已经是他拼尽了全力的结果,“上一届我是非常想要争夺奖牌,但四年之后我觉得大家都不再是为了争夺奖牌,每个人都是想要突破自己,让自己满意,这是(争夺)自己精神上的金牌。我觉得今天我战胜了自己。”“疫情期间,另一个困难是封闭式训练。”前后两年,除了比赛、转训,金博洋几乎没有出过训练基地的大门。2021年底的一次,他外出试穿新的比赛服,久违的站在北京大街上,看到人潮汹涌、车来车往,金博洋甚至感觉很陌生,“封闭训练是特殊时期对我们的一种保护,但一直以来都在一个环境里,没有变化,也是一种压力。”所以冬奥会后,金博洋给自己放了个长假,他去尝试打羽毛球、滑雪、冰壶这些对他来说很新鲜的运动,他约朋友一起在北京的胡同骑行,还去了欢乐谷和环球影城, “封闭了两年,就一口气把自己想玩的都玩了一遍。”High够了,金博洋还是选择回到了冰场上,去年10月,金博洋回到了阔别4年的多伦多蟋蟀俱乐部,正式成为这里的一员, “伤病复发之后不敢发力做跳跃,停了两个月的冰,刚去加拿大的时候,五种三周跳都不全,整体成功率大概20%,到四大洲的时候也就系统训练了两个月,一点一点恢复起来。每一天都泡在冰场里,两点一线,除了生病那几天在家躺着之外,一直都在努力训练。”2023世锦赛这次世锦赛上,金博洋是中国队当中唯一参加过北京冬奥会的选手,老队友们基本上还都处在调整,或者伤病的恢复期,金博洋说选择回归赛场是源于热爱,“爱好是爱好,花样滑冰是花样滑冰,我是真的喜欢这件事,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在花样滑冰运动中继续坚持走下去。放弃很容易,其实中国男子单人滑不少选手到我这个年龄都已经选择退役了,但无论别人怎么说,我都想为自己而滑,为自己而努力坚持下去,这个过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。”为了这次世锦赛,四大洲大奖赛结束后之后他一天都没有调整休息,还和教练团队商量决定加大了训练量。“我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说希望在世锦赛上取得什么名次,而是更多的在比赛的过程中和教练团队磨合、配合,找到彼此最好、最合适的状态,”眼下,金博洋已经把目标锁定在下个赛季,以及3年后的米兰冬奥会上。“比赛其实也是训练的一种方式。彼此磨合总有一个过程,但我一直在坚定地告诉自己比赛当中不要退缩,要尽力去做,这也会让我在心理状态方面得到更多的历练。可能现在说米兰冬奥会还有三年的时间,但我想这当中的每一天都很重要,都不能浪费。而且下个赛季在中国会有很多国际比赛,中国杯、四大洲和总决赛,我希望自己能够拿出更好的状态,展现给喜欢我、支持我的人。”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